一夜雨声凉到梦,万荷叶上送秋来🍃

叶修❤️黄少天


【叶黄】除夕

离家出走也不知在干啥的孤寡老人叶×大一新生荣耀老手送温暖小天使黄

 

除夕夜就是要互撩啊:)


友逹以上的两人今天就要在一起❤

 

不知为啥写完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妙龄少女想给王杰希生猴子想疯了)

 

一个平平淡淡的小故事

 

BGM:ぼくらのレットイットビー      四円版

 

        19:30

        叶修在昨天叶秋送来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中翻出了一瓶他叫不出名字的红酒,倒进家里唯一一个红酒杯里——还是当初刚搬来时黄少天送的。他端起酒杯轻轻啜了一口,随即一阵凉意自喉头而下,冰到了五脏六腑。叶修打了个寒颤,十分不讲究地倒了一大碗,拿出许久未用的锅烧了一锅热水,把碗放进去温酒。

        根据昨天叶秋来过,可以推断出今天应该是大年三十。叶修起身翻出家里的最后一桶泡面,决定给自己加个餐。

        叶修的家楼层蛮高,客厅的窗子是落地式的,可以俯瞰繁华的城市夜景。叶修歪在沙发上,看着异常寂寥的窗外,今夜没有车水马龙,也没有万家灯火。

        “都回家了啊” 叶修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感叹一句,揭开泡面盖子。

           [生まれ変われるのなら 目印になるから 巻いておこう ]

        看到来电人的名字,叶修愣了一下,心里闪过这铃声和来电人的渊源,这是黄少天偶然提到的一首歌。

        “喂” 

        “喂!老叶吗?我是少天!新年快乐!”少年元气十足的声音传了过来,电话那端有些吵吵嚷嚷的。

        “嗯,新年快乐。”

        “不对不对,除夕快乐,还有几个小时呢!”黄少天似乎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嘈杂声变小了。

       “都差不多嘛”

        “差一秒都不行!你现在在B市吗?”

        “没啊,还在G市”

        “你没回去过年?!”

        “嗯”

        “啊啊,我是说怎么那么安静。你弟呢,没来陪你?”

        “昨天就来过,被我打发走了。”

        “干嘛呀,别人大老远的过来,再说有个人陪着也好啊,一个人过年像什么话?”

        “对呀对呀,忙活大半辈子都没儿子陪不是更惨?所以我赶紧让他丫滚回去了。家里我一个不孝子就够。这不还有你陪我说话吗少天大大?”叶修头一次不反感别人的婆婆妈妈,哪怕是这么一个话痨,并且自己的话也跟着多了起来。

        “行行行随你吧。那你在家吃什么?

      ‘——哎!哎哟小舅我都成年了您怎么还给压岁钱,谢谢小舅!’(叔!)‘诶,大侄子乖!来这糖拿着边儿玩去啊叔忙着呢’
……”

        这小子,家里还真挺热闹。看来刚刚找的清静地儿已经被人给发现了,黄少天一时半会儿还真没腾出嘴和耳朵来给叶修。叶修默默听了一会儿黄少天招呼七大姑八大姨,悄悄地把电话给挂了。一瞬间,叶修像是抽身回魂,从热闹里回来,回到这熟悉的冷清里。他把电视打开,准备研究研究今年的春晚可以难看到什么新高度。

    
      “啊!怎么给挂了!”黄少天终于从亲戚中挣脱,可手机里只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少天别老盯着手机啊!告诉大姑,是不是女朋友啊?”

        “不是不是!朋友,朋友而已。”黄少天不知为何慌得一批。

     
      20:30

        叶修陷在软软的沙发里,似乎是要睡着了。

        “叮——咚”

        门铃?几百年没响过的门铃?

        叶修半梦半醒地踩着拖鞋去开门,一拉开门,瞌睡被惊到了九霄云外,却还觉得自己是在梦里。

        看到叶修的表情,黄少天非常满意的大笑着,不见外地踏进了叶修的“闺阁”。黄少天身上还带着些湿冷的水汽,刘海有些许凌乱。他在叶修屋里瞎逛着,一边嘴里叨叨个不停“老叶你就吃方便面啊,啧还看春晚你可别睡着了哎哟还有红酒别是跟什么美人儿吃完烛光晚餐吧…”

       “你怎么过来了?”

       “今天根本打不到车嘛!”废话!“我骑小黄车来的”

        叶修神志恢复了,扔给他一双拖鞋,无奈的说“我问你为什么过来又不是怎么来,你不是在家过年吗?骑车不冷啊?”

        “不冷不冷!”

        “……”

        “就是那什么家里太吵了。我快被叔叔婶婶们逼疯啦!”黄少天应是累坏了,拿起叶修摆桌上的酒喝了一大口。“有没有什么吃的快快快快拿出来饿死小爷我了!”

        叶修翻了翻叶秋帮忙屯的储备粮“那我给你下饺子”

        “不吃不吃!我要吃甜的甜的甜的!”

        “好吧这儿还有点元宵。”

        一刻钟过去,两人望着锅里被煮得开膛破肚的汤圆们陷入了沉思。“老叶你真菜”黄少天率先发出了高屋建瓴的点评。

        “爱吃吃,不吃拉倒。”

        “咕~”“……”“吃就吃”

        餐桌上,两人面对面坐着,叶修继续刚才的追问。“你叔叔婶婶干啥了给压岁钱还能逼疯你?”

        “哪儿能啊!比我大几岁的哥哥姐姐们都带了对象回家。他们今天就集火我,不停地问我有没有女朋友了!还给我看了好多女孩儿照片,还有高中同学的!你说这都什么事儿!为应付他们我饭都没吃两口!”

        “哟呵,我们少天大大刚成年几个月就被人愁找不着对象啦?”叶修忍不住笑,嘲讽一波。

        黄少天眉头轻皱,孩子气地用筷子戳着碗里破烂的汤圆“哎哟他们就是闲得没话!以前就问期末考了多少,现在没得问了,不得找点话头来说!”

        叶修被他这一阵牢骚可爱到,轻笑一声。黄少天听到不由得心尖一颤,赶紧埋头吃那糊成一坨的汤圆。

        “那,少天大大到底有没有女朋友了呢?”

        轻飘飘的一句话,被风吹进黄少天的耳朵里,随即在五感官里全兜转了一遍,仿佛找不到着落与回应,轻羽似地挠到了心尖上,痒痒的,麻麻的,酥酥的,突然又如有千钧重,落下——

        “——阿嚏!”

        “我说老叶这都大年三十了,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不开空 调啊我感冒了得你负责啊!”

        G市室温20℃呢开什么空调?某人害羞的样子实在可爱。

        叶修这样想着,却依旧起身去将空调打开。

        轻柔又温暖的风徐徐吹出,叶修站在空调前喝了一小口温过的酒。春风拂面,暖酒过柔肠,懒洋洋的暖意流淌过四肢百骸,叶修奇异地发现这寒冬里竟开出朵朵春花,让人喜不自胜。

        “我说少天大大,暖和了吗?”

        本也就是慌乱间随口找的搪塞话,黄少天自然是不冷的。他胡乱点着头,看到叶修在不远处端着酒杯松松垮垮地站着,空调的暖流与房间里的寒意相撞,朦胧地起了一层薄薄的雾,将他堪堪罩住。一片氤氲中的叶修笑着向他说话,看起来竟格外柔软。

        “喂,少天大大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柔软个屁啊!装小羊羔的大尾巴狼!他是成心的吗?这问题很重要吗?看我出糗很好玩儿吗?

        叶修看到黄少天脸上神色,觉得十分之有趣。

        “我说叶修你个王八蛋不是明知故问吗?我要有女朋友了还会大晚上跑到你这儿来!“

         话一说完,黄少天便窘得无地自容,本想表达自己要是有女朋友,就不会被七大姑八大姨烦得逃出来了。可话一出口,却显得不伦不类。但叶修那么聪明,一定不会误会的。

       “要是有女朋友,黄少准备大晚上的干什么呢?”叶修神色稍暗,仿佛想起了什么不该想的场景。

       王!八!蛋!
  
        叶修平时都叫他少天,带着点对后辈的宠爱;若叫他少天大大,那边是带了点调侃的意思;但若像现在这样,学着黄少天的朋友们叫他黄少,那便是技能全开嘲讽点满,全力进攻了。

       黄少天被气得没话,蔫蔫地说,“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叶修却不休不挠,“唉,太失望了。我还以为黄少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呢。”

       黄少天正色道:“本来是有的,吃完你这碗汤圆就没有了。还有方便面吗?你这碗芝麻糊我没吃饱。”

       见撩闲未果,叶修从善如流地闭了嘴,从衣架上拿下大衣往身上套,一副要出门的架势。

       黄少天心道不好,以为自己把皇上给得罪了,腾地一下站起来,“老叶你干啥去!”

        叶皇上系好扣子,扭过头来一脸纯良,“给你买方便面去啊”

      “我也要去!老叶你也是,不会做饭就算了连方便面也不屯够。这么大个人了也不会照顾自己,还当着独行侠客颠儿颠儿地乐呢以后别连媳妇儿都讨不到。诶你家里就是没食材不然我给你露两手,我可是的我妈真传得做饭可好吃了!”

      “可别,我没那福气。你还是做给你未来媳妇儿吧。”

      春节期间的大城市异常空荡,除夕夜就更是冷清。剩下为数不多的本地人此刻也藏在高厦矮楼间的点点灯火里,唯有路灯或行道树上随风摇曳的红灯笼演绎着诡异的喜庆。

      两个极其缺乏人道主义精神的主儿站在大门紧闭的7-11前,“呵呵,老叶你是不是傻,除夕夜了都别人也要过年的嘛。”

     “哦,不知道谁屁颠屁颠地跟下来。”叶修将手插进裤兜,转身向远离家的方向走去。“行,你现在就饿着吧,跑过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家里那么热闹,挺好的。”

     当然是来见你啊。黄少天用他那不足以为人称道的理智将这句话险而又险地拉了回来,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了上去“还说我呢!你不也没回家?”

     “这可不一样,你爸妈多待见你”

     “有什么不一样的?你觉得你爸妈不待见你?回去你就知道了,脸上绷得再难看也会给你多做两个菜。”

        叶修看向黄少天一脸认真的神色,笑了笑,“或许吧。”

      “你又给我神神叨叨的!话说沐橙妹子今年怎么没和你一起过年,找到男朋友了?”

     “没呢,被楚云秀拉回家了。云秀她爸妈那架势,看到沐橙眼睛都直了,说不定在心里把亲戚好友家里的未婚男青年编号好了,就等沐橙一一面试。”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还不是最惨的!云秀丫故意的吧!”黄少天松了一口气似的拍着胸口。

        两人缓步走在大街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知不觉间已到了十一点半,原本沉寂的大街开始蠢蠢欲动,不是有小孩子被大人们领着走出家门,欢呼雀跃着。

         “他们干嘛呢?“黄少天颇为不解。


         “中心广场今晚放烟花,市内私人不许放,自然带着孩子凑热闹去。”

         “哦”黄少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诶你看那俩小孩儿!”

         叶修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小区门口有两个小朋友正举着烟花棒挥舞嬉戏。仔细一瞧,那是一个老式的小区,门卫处的地方竟摆了一桌麻将,暖黄的灯光下,大人们烤着火炉,磕着瓜子儿聊天搓麻将。一旁放着个煤气罐,垒了一堆锅碗瓢盆儿,似是刚吃完火锅。小孩儿应该是那家人的,在门口没人看着,也不会乱跑。

       “这种烟花棒市区买不到的吧,真挺好看!”

       “怎么?少天大幼儿园毕业了要叶叔叔给你买一个?”

       “叶不羞你给我滚蛋!你才幼儿园毕业呢你全家幼儿园毕业!这是我本能的对美的欣赏你个俗人懂个屁!”

       欣赏完黄少天的炸毛表演,脸上揶揄的笑还未收起,叶修便迈开步子向小孩走去。

       黄少天在一旁抻长了脖子张望,只见叶修蹲下来向两个小朋友说着话,还从兜里掏出什么来。两个小孩一大一小,哥哥约摸七八岁,妹妹大概四五岁。在叶修竭尽全力的慈祥微笑下,哥哥竟下意识地将妹妹护在身后,警惕地盯着叶修。黄少天蹲在不远处憋笑憋得肝儿疼,赶在小孩们叫家长前跑了过去,横身将叶修挡住。

       “小朋友们别害怕啊,刚刚那个不是怪叔叔哦!”黄少天笑起来双眼亮晶晶的,眉目弯弯,露出两颗虎牙,略显孩子气,让人不经意间就卸下了防备。“你们看哥哥这里有两个小玩具,可不可以换你们几支烟花棒呢?”黄少天说着,从兜里掏出个粉色的蝴蝶结头花和一串钥匙,从钥匙扣上取下一个小玩意儿摊在掌心——那是一把银色的精致小剑,约摸两寸长,幽幽地泛着淡蓝色的光。

       “冰雨!”小男孩双眼一亮“哥哥这是你买的吗?我哥哥花好多钱别人都不卖呢!”

        “哈哈,哥哥没花钱哦!喜欢的话,可不可以考虑一下呢?”黄少天用手指勾住剑柄上挂的小环,将冰雨在小男孩面前晃了晃。

       “然然你看着个蝴蝶结是不是很漂亮,我们今天就不玩儿烟花了,明天哥哥带你再去买。”小男孩扭头一本正经的对着妹妹说。叫然然的小姑娘对着黄少天怯生生地点了点头。

        一把烟花棒成功到手,黄少天起身对叶修一挑眉,吹了一声口哨“怎样?还是小爷我厉害吧!”
 
      “幼稚。比俩小屁孩儿厉害。”叶修面无表情地插兜欲走,黄少天抢先一步抓住他的手,掰开握住的五指,露出掌心躺着的两颗薄荷糖——戒烟用的那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居然给小孩儿戒烟糖!现在小孩戒备心很重的不会拿陌生人给的吃的还戒烟糖呢!不过这不是我给你买的吗你怎么还没吃完?”黄少天趁机嘲讽一波,未免仇恨拉得太满,还顺手给了个台阶。

       “早吃完了,这是沐橙重新帮我买的。“叶修顺坡下驴,难得没和黄少天开嘴炮。

       两人手拿战利品沿滨河路缓步走着,叶修拿出打火机,伸手要帮黄少天点烟花,却迎来对方疑惑的眼神。叶修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解释道:“习惯了,其实没怎么用过的。”闻言,黄少天心中涌起一阵诡异的窃喜,不错,我一个眼神居然就能让这大爷给我解释。看着黄少天脸上不可掩饰的得意,叶修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烟花点燃再塞回去。

        黄少天接过烟花,兴奋地瞎挥乱舞,毫无章法的花火在这带着冰冷寒意的午夜里,璀璨着带来了光亮与温暖。南方冬夜特有的潮湿黑暗中,叶修透过黄少天手里的星光看到他的脸庞,生动,鲜活,年轻。像一潭沉寂漆黑的死水突然清亮,变为穿城而过的大江支流,漂着盛满少女心事的莲花河灯。

       “你…”“老叶…”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闭嘴。黄少天举着行将燃尽的焰火愣住,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

      “你要说什么?”叶修率先打破沉默。“哦!老叶你看这玩意儿可以写字!”黄少天边说边举起烟花棒在空中一阵划拉,可一个“叶”字未竟,焰火便熄了。他连忙抢过叶修手里的打火机,又点燃一支。可无论他如何大爆手速,空中的光痕都留不下一个完整的“叶修”来。偏偏黄少天这个人好胜心极强,与这转瞬即逝的焰火斗起了法。“老叶快看!我这修字写一半了!”

        “少天”

        随着一声轻柔的呼唤,黄少天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叶修也给自己点燃了一支,在空中轻松地划出“少天”二字。叶修的手很好看,指节修长有力,在焰火的照耀下,能清楚地看到他手腕翻飞,自己的名字自他的指尖泄出。

         [你连指尖都泛出好看的颜色 ]

       黄少天无端地觉得喉咙干渴,沙哑着嗓子问,“老叶你刚才想说啥?”

         “哦,就是问你给那小孩的东西是什么,看起来挺贵的。”“我上次给你说那游戏《荣耀》你还记得吧,前段时间我参加了他们的线下赛,拿了个单挑第一,官方送的小玩意儿。”黄少天说起游戏,兴奋地上窜下跳“那把剑就是我游戏里用的!三段斩!杀杀杀杀杀!”黄少天手持焰火当宝剑使,身姿竟有说不出的潇洒灵动。

       “那蝴蝶结呢?”叶修任他发疯。

       黄少天一套剑法完毕,行云流水地收了招,“还不是我堂哥家的小侄女!非要我给她扎小辫儿,扎到一半又嫌我扯着她头发疼,披头散发地就溜了,蝴蝶结就落我这儿了。”

       “你还挺招小孩儿喜欢。”

       “那是,我黄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再说了我也很喜欢小孩子的。”言毕,自觉天资聪慧的黄少天认为自己遇到了一个天赐的良机,顿了两秒接着说,“小孩儿多可爱啊,以后我结婚了就要一男一女,带儿子打荣耀,给女儿扎美美的小辫儿。虽然可能不大方便,但我还能决定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妹妹,领养或者代孕妈妈都OK的。没什么人知道这事儿你可别给别人说啊!”

        一口气说完这段话,黄少天手心泌出了细细的一层汗。我出柜了!我向叶修出柜了!冲动真是魔鬼!万一叶修不是呢?那以后会不会连朋友都没得做?应该不会的吧我又没告诉他我喜欢的是他…

        一股脑被塞了这么一段话,叶修也愣住了,随即反应过来黄少天这是把他自己从未与人言的性向血淋淋地剖给他看了。这是太信任我这个孤寡老人还是?不过好巧…

       “我们去中心广场吧。”“啊?”黄少天跳得咚咚直响的心被莫名的一句话牵住了,惊慌中出窍的灵魂猛地被拉回。“看烟花。”叶修说完便自顾自地向前走去,一头雾水的黄少天也只好跟上。

        这大爷听到我说的话了吗?一路上,黄少天的心像是在被猫爪挠个不停,纠结了半天也没得出个结论。可他始终不但走上前去与叶修并肩,只是落后两步地跟着他,看着那个清冷又孤寂的背影。好想,好想……去抱住他。

        这小子跟在我后面干嘛呢?总感觉瘆得慌。这么突然有直白的话,我老年人经不起折腾啊。他是那个意思吧?那他知道我的吗?我也该告诉他对吧,等会儿怎么说呢?啊广场怎么那么多人好吵打断我思路了!

        中心广场的确很多人,大多是家长带着唧唧喳喳的孩子,也少有一对一对的情侣。推推搡搡的人群中最易走散。

        “少天跟紧我”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

        当然不是

        两人转转悠悠地找到了一个自认最佳的观赏位置,安分地并肩站好了。
 
        “当 ,当,当……”“一 二 三…”

        “当~”新年的钟声终于敲响,礼花也同时被点燃,绚烂的花火瞬间划破夜空,绽放。彩色的,夺目的,绚烂的光亮毫不吝惜地照亮了两人的脸庞。人群中小孩欢呼雀跃,情侣或牵手闭眼许愿或拥抱亲吻。
 
        黄少天闭眼双手合十默许着新年愿望,祝爹妈大舅二舅三婶七大姑八大姨小侄子小侄女们平安快乐还有,还有…叶修不要讨厌我,愿他喜乐安稳就好。还有?好像没了,其实还有的吧,更加无法奢求的愿望,算了吧…”

        叶修凝视着黄少天闭眼虔诚的模样,只觉绚烂的烟花也不及他颜色。他的愿望就在眼前,他决定不再犹豫。

        “少天”

        “啊?啊!”胡思乱想的少天同学惊慌地抬头。

         话到嘴边却不知如何开口,算了先贫一句“你的愿望里有没有哥?”

        “呸!要许到你得轮到什么时候了!”
 
        “呵呵”贫完了该说啥啊!

        “……”被戳中了心口的某人。

       “昨天是情人节吧?”

       “对,对啊。”他到底要说什么???

       “那就没办法了。”叶修转过身,对着烟花双手合十,大声地说,“我希望明年的情人节——”

       “可以和黄少天一起过”

       紧接着,叶修转过头忐忑地问:“可以吗?”

       黄少天的大脑瞬间当机,开国大典的礼炮在脑内轰隆隆地重放了一遍,人事不省地舌头打结道:“可…可以啊”

       “那哥能牵你手吗?”看黄少天这样子,叶修笃定自己的确领会了黄少天那番话里的弯弯绕绕。并且黄少天看起来比他紧张多了,叶修松了口气,胆子也大了起来。

       “可…可以啊”黄少天连忙在衣服上把手心的汗给蹭掉。
 
       “你能换个台词吗?哥又不吃了你”

       “可…可以啊”

       这鹌鹑!到底谁先撩的谁啊?

       叶修忍住没笑,牵过黄少天的手。

       “除夕快乐”

       “是新年快乐“

 

 

 -----------------------------------END----------------------------

                 除夕快乐

评论
热度 ( 75 )

© 扶风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