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雨声凉到梦,万荷叶上送秋来🍃

叶修❤️黄少天


【叶黄】叶公案 01

  • 大隐隐于市的清官老叶×江湖剑客黄

  • 可能是个大坑

  • 废话连篇的我也渴望每句话都发糖

  • 第一案很简单很短因为我想让叶的天快点粗场


 

衡州铜阳县   是夜

一阵风吹过,惊起一片栖鸦。一户寻常人家里的禽舍似被黄鼠狼擅闯,乱作一团。

 

 

次日清晨,县衙门口

 

“大人!我要报官!”一个家仆模样的中年女人紧紧抓住一个正要往门外走的小捕快,大喊大叫着。

 

“要报官击鼓!你抓我做什么!”小捕快嫌弃地把女人的手给扒拉下去。

 

“大人,您都出门来了给您说不成吗?”这妇女不依不饶。

 

“您行行好,我不是什么大人,里边儿那还睡着的主儿才是!您就在这儿击鼓,会有人领您进去的。”小捕快不得不停下向她说道,“我还有要事在身,别妨碍公务。”

 

听了这话,妇女才安静下来向衙门口的鼓走去,小捕快也得以抽身走人。

 

“真麻烦”小捕快嘴里嘟囔着,熟门熟路地向城东赶去。

 

“邻安的昭君塞外来,铜阳的西施在东住”衡州人都知道,铜阳县的包子西施住在铜阳城东;县衙里的人都知道,叶县令平时吃穿随意,从不挑食,却雷打不动的每天早晨要吃一屉包子西施的包子。

 

“云秀姑娘,劳烦老样子”

 

“诶!又是你来啊,老叶又没起床吗?”清晨的雾尚未散尽,蒸笼上升着腾腾的热气,一片烟云缭绕中,一个穿着干净利落,发髻高高挽起的姑娘穿梭忙碌着。虽说西施太过,但的确是一个模样清秀白净,令人赏心悦目的姑娘。怎么就被我们那个没骨头的县令给看上了呢?说他无意吧,却每日不惜差遣可贵的人手来买人家的包子;说他有心吧,却连早起买个包子都做不到。上面贬下来的官,都怪得很。

 

小捕快胡思乱想间,楚云秀已经将包子递给了他。他慌忙答道,“叶大人起了,不过一大早就有报官的,还没空吃早饭呢。”

 

“你就别哄我了,他什么人我不知道?指不定赖到什么时候呢”楚云秀笑着说,“你也快拿回去吧,待会儿凉了。”然后向纸袋子里又装了几个包子“你们也尝尝吧,可不能让他一个人都吃了。”

 

“谢谢姑娘”小捕快道过谢后,飞快地往回走。

 

小捕快刚到衙门口,就看见火急火燎向外冲的包捕头和落后两步优哉游哉的叶大人。身后还跟着今早上报官的女人。

 

“小刘你怎么这么慢!来给我个包子,哎别进去了,叶大人也要出去,我们一起走。”包荣兴上前搂过他的肩,仗着身高腿长把他架了出去。

 

“去哪儿?”小捕快一头雾水。

 

“今早上有个报官的妇女,说是孩子丢了,还是半夜在家里丢的。现在入室抢劫都兴抢人的吗?什么世道!”叶修不紧不慢地赶了上来,拿走了一个包子。

 

“哎你头发怎么还是湿的?今儿早上这么大雾?”包荣兴拍了拍自己被沾湿的衣袖。

 

“昨晚上练功出了身汗,今早上沐浴了一下。”小捕快解释道。

 

“啧啧啧,这么用功啊,我天资聪慧不用这么辛苦哈哈哈哈哈哈哈!”包荣兴嘴上没栅栏,拉仇恨的话倒是学的挺好。

 

 

县城不大,三人很快来到了报官妇女的家。一个面容颇为憨厚老实的中年男人连忙迎了出来,“大人你们可算是到了!你们可得帮帮我们啊!!”

 

“别客气大叔!先给我们说说怎么回事儿?”包荣兴抢先道。

 

“好的大人,鄙人姓王名海,贱内于氏。昨夜亥时,我们夫妻俩像往常一样睡下了。常儿,也就是我儿子,我们照常把他安顿在我们床边的小竹床中。不怕大人们笑话,我们老王家三代单传了,到我这儿还是老来得子。我们对常儿宝贝得不行……”

 

“然后呢?”叶修打断他。

 

“哦!然后…然后就是今天早晨,我们一起床就发现常儿不见了!我们老王家哟!…”

 

“带我们去看看卧房。”叶修转过头向于氏说。

 

叶修一行踏入这卧房,房内布置寻常,与普通老百姓家里无异。只是屋内的床边上有一个结结实实的竹床,竟有那大床的一半大小。床上铺了松软的棉絮,套着花色明快的布套。不过,“这贼人也是奇怪,偷了孩子,却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叶修摸了摸这床沿,“你们孩子多大了?睡这么大的床?”

 

“回大人,六岁了。”

 

“六岁!还不一个人睡一屋儿?”包荣兴叫起来。

 

“舍不得”于氏有些羞涩地低了低头。

 

“六岁了?那你们找过孩子没有?指不定是自己早起跑出去玩儿了呢?这被子都叠好了。”小捕快问道。

 

哪知于氏摇了摇头,“不会的,我们常儿从小喜静,不爱外出疯玩儿,就爱看书,以后想像大人一样考取功名呢。我们家里大门都从里边落了锁的,常儿也没有钥匙。”

“家里院里待人的地方我们都找遍了!出了这院子我们也不知道哪里去找啊!”说着说着,于氏又哭了起来。

 

叶修示意包子安抚她,自己和小捕快再次审视这个屋子。“门窗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夫人,你们晚上锁好卧房门窗了吗?”叶修问道。

 

“门锁了,窗户没锁,不然太闷了。”

 

“那就是从窗户进出的。”叶修到窗边蹲上蹲下地瞧,窗外有一颗挺高的树,树边上就是围墙,突然窗内墙边上一样小东西吸引了他的视线。

 

叶修拈起那根鸡毛,了然地笑了笑,“夫人,你们家可有养鸡?”

 

“有的,鸡舍就在院子里…”

 

小捕快从窗子轻捷地一跃而出,找到了院里的鸡舍,“大人!这鸡舍旁就是院墙!比其他地方院墙矮一截儿!”

 

“待人的地方都找了,不待人的地儿呢?”叶修笑着说。

 

“啊?”于氏愣住了。

 

“鸡舍,猪圈什么的都翻一翻吧。孩子指不定在被藏在里边儿。”叶修懒洋洋地走到院子里对小捕快下了指令。

 

“老大,我怎么觉得那劫匪应该是把孩子拐走了,费那么大事儿就把孩子拎出来扔猪圈里?有病啊!”包荣兴抗议道。

 

“我也觉得他有病。”叶修笑着对着包子点了点头,“但你看他能从大门紧闭的院子里随意进出,应是有点功夫的,但不到家。你看见窗户边儿上那棵大树没?”

 

“看见了,怎么了?“

 

“越过那棵树,就连通了院里院外。虽说有些高,但对于轻功好的人来说翻过去很简单,你就可以。”叶修指着包子,并用眼神示意他低调。“他没走那树,而是翻进了院墙较矮的鸡舍里,沾了几根鸡毛。又脏又臭还费劲儿,只能是因为能力不够。再者,六岁的孩子不会太轻,他独自一人翻进来都要大费周章,更何况带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他还得防着这孩子出声儿,太难为他了。“叶修一翘嘴角,摇了摇头。

他一席话将这连根毛都没见着的劫匪贬得一文不值。

 

“有道理,不过他真有病?图什么啊?”

 

 

“大人!找到了!孩子真在猪圈里!”小捕快把孩子抱了出来,“在离食槽较远的一个角落,没受伤,用干草盖住的。孩子睡挺死,这样闹都没醒,估计是下了药。”

王海夫妻俩冲过去一把抱住孩子,也不管这身上有多臭。

 

叶修也不嫌弃地摸了摸孩子的头,对包子说:“这是在戏弄咱们。他真要偷小孩儿,干嘛不找个婴孩儿,携带多方便。这么大的孩子,一般都是直接在街上拐,哪有偷的?何况谁偷了孩子还把被子叠好?都在玩儿我们。他可能借此想跟我们说两句话,很可能是挑衅。去搜搜那小孩儿身上有没有什么纸条儿。“

 

TBC.

少天要下一章才能出现QAQ

评论 ( 8 )
热度 ( 73 )

© 扶风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