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雨声凉到梦,万荷叶上送秋来🍃

叶修❤️黄少天


【叶黄】叶公案 02

 大隐隐于市的清官老叶×江湖剑客黄

可能是个大坑

天天出场啦

今天的修修是像老妈子一样的宠

前文 01

 

包子在那小孩儿身上翻了翻,还真找到一张纸条

 

“官府无能矣!童稚妇孺尚不能保,何以护公正道义!今夜子时,愿一会衙内高手于西郊陵墓,若未能及时赴约,下一个被窃走的,不知是谁家婴孩。”

 

“还真是这样!我们要是没找到小孩儿,等药效一过孩子自己醒来把纸条给我们,他得得意成什么样儿?”小捕快愤怒道。

 

叶修看着字条皱了皱眉,向已忙完的包子二人招了招手,“回衙门!”

 

“老大,这货不会又在耍诈吧?”

 

“应该是,但语气又颇为认真,若不赴约,多半会动真格。”叶修点点头,“咱最近没办冤案吧?”

 

“绝对没有!老大,自从你上任,铜阳县的百姓都不知道‘冤’字儿咋写!”

 

“马屁拍歪了!”叶修哭笑不得,“都跟你似的,文盲啊!”

 

“大人,为百姓着想,咱还是该去。”小捕快严肃道,“这回要真丢了孩子,可就是彻彻底底官府的错了。”

 

“嗯,没错。”叶修点了点头,指向包荣兴,“今晚你去。“他又顿了顿,”你肯定打得过他。“

 

包子刚想反对,就被叶修一个眼神杀了回去,只好点头,“是。”

 

包荣兴跟着叶修回到房内,把门一关就脱口问道:“老大你不是让我今晚去…”

 

叶修连忙打断他,“不用了,没必要,是我挂心过头。他到哪儿了?“

 

“苏姑娘传来的消息,前日便到了邻安,说是要稍作休整,可能今天就来了,会先下榻福至客栈。“包子回话,”苏姑娘还说让你放心,没缺胳膊少腿儿,话也依旧多,也没让他知道你知道他来。“

 

“那便好。“

 

 

夏日已尽,蝉鸣未已。午后的阳光还是有些许晃眼,铜阳县的东城门外大摇大摆晃进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虽说斗笠遮住了大半张脸,但他背脊挺直,走路带风,气度不凡,背上背一个长条形的大布包,里面装的不知是一把长剑还是大刀,光一个身姿就足以担得上玉树临风四字。只不过按习武之人的标准来看,他的步伐未免太轻快了些,不过谁让他今天高兴呢?

 

少年郎向城里走去,眼神不住地向街道两边瞟,找沐橙推荐的福至客栈。

 

一个包子铺忽地映入眼帘,他透过斗笠的竹条缝隙看见一个颇为赏心悦目的女子坐在门口看着什么书。他蹦跶过去朝姑娘吹了声口哨,“这位姑娘,可还有包子卖?“

 

“没有,早收摊儿了。“楚云秀正沉迷于小戴给她捎来的小说狗血情节里无法自拔,头也不抬地回了他。

 

等等…这声音?

 

“黄少!?“楚云秀突然反应过来,抬头望向那少年郎。黄少天这才看清这姑娘的尊容,连忙将斗笠再往下一拉,慌乱地窜逃了。”我不是!姑娘你认错人了!“

 

看到上一秒还风流倜傥的黄少突然变成个窜天猴逃之夭夭,楚云秀乐了,赶紧回屋写了张字条放进一个包子笼里,送到‘半下午没事儿干非要吃包子的叶大人’府上。

 

而这边的黄少天刚窜出俩秒就后悔了,他还躲什么?反正到铜阳县以后就和叶修混了,又不用像在别处一样天天防着被大家认出来。他踢着地上的石子儿,嘟囔着:“要是老叶知道了又得笑我!”

 

叶修捏着刚捎来还热乎着的前线情报,原本平静的心又被还不罢休的聒噪蝉鸣扰了个乱。他来来回回地踱了好几步,还是决定去找包荣兴。

 

“那什么,他今晚若还没到这儿来,你把那小贼解决后还是去一趟福至客栈。”

 

“哦,好。”包子无奈地答应了,“老大你干嘛不自己去啊?你不比我靠谱多了。”

 

“哟,你还知道自己不靠谱儿?”叶修笑着说,“哥这不是怕暴露嘛。我出现在他方圆二十米,他都能感觉得到,被发现了多尴尬。”

 

“好的老大你就交给我吧!我保证他全须全尾地回来!”

 

叶修走后,包荣兴开始独自纠结,他实在是搞不明白这让老大如此紧张的人到底是谁,老大亲自去又会怎么尴尬。他自小东闯西撞,学了一身乱七八糟的功夫,只不过好运在两年前偶遇了南下为官的叶修,才拜了个正经师父,虽说这正经师父的功夫也是千家百家一锅乱炖。所以包荣兴对这些江湖事不甚了解,除了知晓几方英豪外,对各门各派也只是略有耳闻,更别说其中的恩恩怨怨了,师父也从来不提。

 

自从几个月前叶修收到一份来自微草堂的密信,说是什么流木来找你了,他就整个人像一条绷紧的弦,虽说表面上和往常一样,但私下里总忍不住联系住在黄少天途经地的故交,问他如何。黄少天踏入衡州地界后更甚,巴不得自个儿飞过去把人接来府上,但好歹是矜持住了。只不过在黄少天快到铜阳时托沐橙和包子留意暗护。

 

叶修心里也明白,堂堂黄少根本不需要这样不知所谓的关心与保护,要是让黄少给知道了,大剑圣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叶修。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这般那般的心思,总觉得他还是当年武林大会被魏琛拎来看热闹的小崽子,尽管那时的他也未及弱冠之年。
当年的叶修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一根长矛挑遍武林,那年又不出意料地在一片欢呼声中守擂天下第一。十五岁的黄少天拎起长剑横在十八岁的叶修身前,掷地有声地说着“我要和你单挑!” 彼时少年单薄的身子与过分沉重的长剑只让叶修觉得好笑,可面对少年那坚定又凛冽的双眼,他仿佛看到了曾只身闯江湖的自己,便无可奈何地摸了摸黄少天的头说,“明年今日,我在台上等你。”

 

如今…如今黄少天成了剑圣,一套“夜雨声烦”竟是无人能敌,一叶之秋的风光,不知还有几人记得。

TBC.

作者今天废话依旧多:
剧情没什么进展【俩人怎么还不见面啊QAQ

评论 ( 2 )
热度 ( 37 )

© 扶风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