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雨声凉到梦,万荷叶上送秋来🍃

叶修❤️黄少天


【叶黄】参商(壹)

·大叶小黄古风武侠

·看辛辛苦苦拉扯熊孩子的老叶如何一脸懵逼地被中二少年仇视

·看中二到x天x地x空气的黄少天如何被小和尚一语惊醒扑倒老叶

·当然最后被反扑了鸭(笑


 



 

夜色如墨,无月无星,不时一阵风穿过,草木皆惊。身后传来野兽的低鸣与踏过枯枝败叶的悉索声,黄少天不敢回头地死命向前狂奔着。

 

快一点,再快一点!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已经跑了多久,只是看到眼前的景象愈发模糊,脑子因缺氧一阵一阵地眩晕。他张大了嘴拼命地呼吸,双腿开始虚软。

真的不行了,跑不动了,我是跑死在这儿好还是直接被吃了好呢?

爹爹怎么还不来,他说好了天黑前来接我回家的,娘亲还说今天要做姜撞奶等我回家吃呢。

 

黄少天又急又怕,求生的本能却使他停不下脚步。

 

“浩然者,天地之正气也。以河岳为证,日星为鉴,吾黄家男儿一世坦荡不折脊梁!”

树林间突然回荡起一道浑厚的男声。

 

 “爹!”黄少天揉了揉流入了汗水的眼睛,连忙向四周看去。

 

没有人,四边依旧一片漆黑,只有阵阵妖风吹过掀起快腐烂的枯叶沙沙作响。

 

黄少天只当自己出现了幻觉,不敢再多想多停留,只好又迈开双腿开始狂奔,不过汗水留在眼睛里着实有些疼,他便闭上眼。

 

爹爹一定是在家等着让我自己回去,晚了肯定要挨揍的。

 

“啊!”

 

“该死!”不知哪棵不长眼的树把树根盘曲长到了地面上,黄少天被绊倒,狠狠地摔了一跤。

 

他顾不上吃痛,连忙睁开眼撑住地面想要站起来,却惊愕地发现脚下松软的腐根败叶竟倏地消失,变成了粗粝硌人的石块路。

 

他的膝盖和手肘摔破了,鲜血滴落在石块上——

那几滴鲜血落地后好似成了一汩汩泉水,无尽地向前方蜿蜒着流去,所过之处霎时燃起熊熊烈火。

 

黄少天被这景象吓了一大跳,一个趔趄又摔了个屁股墩儿,他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往后退了两步。转瞬之间,眼前已是火海一片。

 

身后追赶的野兽似乎也停下了脚步,不过离得可真够近的,黄少天已经听到了它粗重的呼吸声。

 

黄少天做了个深呼吸,手伸向后背,紧紧捏住自己的刀柄,屏住呼吸转过身来——那竟然是一头狼!幽冷的目光被火光照得几乎要烧起来,它微微拱起背做出攻击姿态,低声嚎叫着。

 

‘师父说过,一个火把或许的确吓不走一头狼,但一片火海,吓走狼王带领的群狼都行。这头狼是要成仙了吗?’黄少天突然意识到了些什么,这或许是个梦境,破开就能回家了。

 

黄少天握紧了刀向前冲去,人与狼瞬间只隔了一步的距离,黄少天与狼在同一刻跃起,拔刀狠狠砍去。狼爪与刀刃碰撞划过,响起一阵刺耳的铮铮声。

 

黄少天被撞击落地,手撑着刀站直了身子,随即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几十……不,上百双幽绿色的狼眼!

 

黄少天惊恐地向后飞速退去,一不小心跌入了火海。

 

漫天的火光瞬间吞没了黄少天的视线,他双手向上挣扎着,想要抓住些什么——

 

“爹——!”

 

 

 

“少爷别出声!”黄少天被紧紧地捂住了嘴。

 

是奶娘的声音,果然是梦!

 

他一阵惊喜,猛地睁开眼,却听到屋外传来的激烈打杀声,闻到空气中飘散来浓烈的血腥味。他挣脱开奶娘的手转过身刚要开口说话,映入眼帘的却是她通红的双眼与脸上的泪痕。

 

“少爷没时间多说了!快,快把你衣服脱了。”奶娘焦急道,另递过来一套衣服。

 

“啊?”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但看奶娘的神色和屋外的动静就知道这事情不简单,只好照做。

 

奶娘接过衣服后,在旁边托起一个只穿了里衣的人,年纪与黄少天相仿,浑身是血不知死活。她双手颤巍巍地把黄少天的衣服给他穿上,还不忘催促黄少天:“少爷别愣着,快把衣服穿上!”

 

黄少天连忙照做,有点不可置信地问道:“弘儿弟弟怎么了?”

 

“没事,他就跑得慢了点,没躲过那些狗娘养的刀。”奶娘说着向黄少天笑了一笑,却比哭还难看。

 

弘儿弟弟是奶娘的亲生儿子,比黄少天小两个月。

 

“奶娘……”黄少天愣住了,他这时才发现他们这是在家里的柴房里。

 

“别说了,我们娘俩的命都是你们黄家给的,老身拼了命也会护住你的。”

 

“过来,”奶娘在弘儿身上抹了一手血向黄少天脸上涂,“一会儿你就躲在那柴堆后面别出声儿,有人来了就装死别逞能。”

 

“可奶娘!”黄少天看着她眼里的泪光,有种不祥的预感,“你要去哪儿?”

 

“不用管,我会好好的。”

 

“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不要动。

弘儿已经走了,阿天,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爹爹呢?我娘呢!”黄少天声音颤抖,紧紧攫住了奶娘的衣袖。

 

“少爷,好好活下去!”奶娘狠心地把黄少天的手扒开,“老爷夫人能不能活下来我不知道,但记住你永远是黄家的大少爷!”

 

黄少天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家好像是要没了,他狠狠地拧了自己一把,疼痛清晰而真实。方才梦中父亲的话原来竟是遗言吗?他缓慢地点了点头,小心地爬到柴堆旁四楞八叉地躺下。

 

奶娘看他躺好后,自己拖着儿子往柴房一个隐蔽的侧门走去,黄少天知道,那扇门出去到他的房间很近,且那条路也很隐蔽,初次来黄府的人是无法轻易找到的。奶娘年龄大了,拖着个半大少年的尸体步伐蹒跚,黄少天不忍看,却又舍不得不看。

娘亲的身子弱,他出生后就大小病不断,他是奶娘带大的,和弘儿一起。

 

黄少天忍住眼泪,调动起五感去感知外面的战况。院子里的打斗声越来越近,外面的匪人早已过了垂花门攻入内院,和护院家丁们打得不可开交,马上就要去扫荡厢房了。

 

爹娘也在外面吗?还是已经……

 

黄少天开始忐忑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他躲在这里还有一线生机,若从后院逃出去一定会有人守株待兔,但贸然冲到前院,以自己不上不下的功夫,不仅救不了爹娘,还会把自己的命也搭上。

 

突然耳边传来模糊的哭喊声——是奶娘的声音。

 

 

东厢房,黄少天卧房。

 

奶娘扶起倒在地上血流成河的弘儿哭得撕心裂肺,“少爷!你们这群杀千刀的!少爷你快醒醒啊!老爷夫人,少爷不行了!”

 

远处飞来一支飞镖,正中奶娘眉心,她身子一僵,随即双眼睁着倒在他儿子的身上断了气。一个黑衣蒙面人从房顶利落地跳下,探了探弘儿的鼻息,扯下他腰间的玉佩,对着窗外打了个手势 。

 

黄少天听到那哭喊声戛然而止,便已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打消了一切其他念头,斟酌着如何才能成功地在那些人眼皮子底下活下来。虽说自己从小习武身体不是那么娇贵,但毕竟是黄府大少爷,现在要扮作一个在柴房粗做的小厮还是有点距离。

 

黄少天小心地从旁抽出一根柴木,用力地向自己的身上打。他避开了骨头,只是向皮肉下手,打到青紫为止。他又掀起衣袖裤腿,用粗糙的木头挂伤自己的皮肉,简单擦掉血迹后再蹭一层灰上去,伪装成旧伤的样子。

 

迅速地做完这一切,黄少天躺回原地,一动不动地听着外面的动静。打斗声似乎已经停止,那些开始搜寻整个黄府,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了。

 

“我们俩去后院,你搜耳房,应该没人了。”一道低沉的男声传来,紧跟着是一串不大急促的脚步声,黄少天开始调整呼吸。

 

“吱——”

 

柴房门开了。

 

黄少天闭着眼,随着脚步声的接近渐渐屏住了呼吸。

 

“还真有人!”柴房里连月光都照不进来,那黑衣人看不分明,只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一个躺着的人影,“死了?”

 

黑衣人用剑使劲戳了戳黄少天的腿,黄少天痛得差点没憋住气,只能心里默念“这不是我的腿不是我的腿我没有感觉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黄少天的腿无力地晃了两下。

 

“谁跑那么快,柴房里躲着的小孩儿都给杀了。”黑衣人嘟囔着,转身就走。

 

听到黑衣人转身,黄少天正好有些憋不住了,吃力地再忍了一会儿后偷偷地轻声换了口气。

 

可哪知那黑衣人根本没走远!只是在柴房里转悠着——反正也没事干,去后院的人肯定还没回来。

 

那黑衣人听到声音,连忙转过身来拔剑刺向黄少天,不管死没死再捅一剑就铁定死了!黄少天猛地一睁眼,侧向翻身一滚躲过一剑,抄起一根木棍打向黑衣人的腿窝。黑衣人身形有些趔趄,黄少天一个起身夺过他手里的剑一抹,封了他的喉。

 

整个过程不过眨眼之间,黄少天也觉得自己方才很厉害,简直超水平发挥,只可惜爹爹可能看不到了。

 

黄少天扯下那人的面罩探了探鼻息,确认死亡的同时发现这人也不过只是个少年。黄少天思索片刻,飞快地把这人衣服脱下给自己裹上,又蒙上面纱。

 

他的同伴们回来若发现他被杀,定会仔细搜遍屋子,到时候就不一定逃得掉了。

 

黄少天掂了掂手里的剑,轻声走出柴房到过厅等着那两人出来。

 

不一会儿功夫,那两人一前一后地从正房大门出来,头一个人看到黄少天先是点了点头,右手四指合拢举到耳边一挥。

 

黄少天绷紧头皮向他走去,在两人之间仅有两个侧身的距离时,那人身形一顿,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提起剑猛地一退。可黄少天比他快了半步,那人来不及闪躲便被黄少天的剑刺穿了胸口。

 

黄少天迅速转身三下五除二解决掉剩下的那个人,一个闪身躲进了正房。

 

黄少天靠在门上大口地喘着气,他这里一路都没听见什么动静,估计这些人该拿的东西都拿了,人也杀光了。幸好只留了几个武功中流的少年搜查房子,不然刚才的黄少天实在是凶多吉少。

 

他看了看院子里,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的陈在地上,那些面孔太熟悉了。平日里陪他瞎玩偷懒的丫鬟和替他受罚的小厮而今都躺在那无情的血泊中,黄少天红了眼睛,捏紧剑柄转过身向爹娘的卧房走去。

 

管家陈伯的尸体双手张开着,不瞑目地躺在了门口。黄少天小心地跨过去,蹲下身来将陈伯的眼阖上。

 

他一进房间就看到了爹娘的尸体,霎时再也忍不住泪水,扑到爹爹身上哭了起来。片刻后,他抹干眼泪,一边抽泣一边在爹爹那握紧的宽厚的手里抠下一把环背金丝大砍刀,又将娘亲头上一支不起眼的玉簪取下揣在怀里。他到柜子里去翻了些银子出来,准备逃走。

 

可刚到门口,就看到又一个黑衣蒙面男子只露出杀红了的双眼,运着轻功从房顶落下,手上的长矛沾满鲜血。

“还有个小崽子,还是活的?”那人尚未落地,便在空中虚踏一脚,朝黄少天飞来。

黄少天心想这回装死肯定没用了,干脆心一横,拎起刀朝向前冲去,心里默记着师傅教给他的招式。


他向那人的右侧冲去,那人向左身子一偏,没想到黄少天竟只是虚晃一下,大刀从左侧砍出。


“哟,这小子还不错嘛”
“还是打不着我”

那人竟顺势转了一圈,瞬间向上升了一丈高,让黄少天的刀砍了个空。

黄少天却因惯性向左一个趔趄,迅速地抬头同时带着大刀向上砍去。

“是个可造之材,但现在可没有时间陪你练手了。”

那男人鬼魅般出现在黄少天身后,一个手刀打在他颈后,笑着把他扛在肩上,三五下跳上房顶,远离了这个血光漫天横尸遍地的黄府。

 

 

 

 

 

 

 

 

TBC.

 

这个破写文的有废话要讲:

  • 争取5发内完【应该吧…

  • 黄少天梦里他爹说的话灵感来自于文天祥的正气歌,我瞎98写的。

  • 少天出场16岁哦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鸭


评论 ( 2 )
热度 ( 38 )

© 扶风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